快捷搜索:

执行的温度

近日,在河南省开封市顺河回族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见证下,老张非法扣押小李的小轿车物归原主,俩人持续三月有余的纷争终于尘埃落定。对于很多人而言,提到法院的执行工作,脑海中的第一印象是“生冷”。无怪乎有此认知。一方面,执行经常与“强制”搭配起来使用;另一方面,需要执行的案件,往往是判决得不到主动履行,当事人不得已而为之的被动选择。可是,通过近距离感知执行工作,我倒觉得,某些时候,执行并非总是要依赖于“强制”,它也有其特有的“温度”。


两年前,小李借了老张五万元,并约定一年后连本带息归还。可是债权到期后,小李丝毫没有归还的意思,最后连电话都不接了。有一天,小李开着姐姐的车上街,被老张碰见了。气愤的老张将车拦下后开回家,企图逼迫小李还钱。小李要车不成,小李的姐姐将老张起诉至法院。一审判决要老张限期归还车辆。老张仍然拒不还车。当事人申请强制执行。


案子分下来后,执行法官先约谈了老张。现场,老张口气强硬,撂下狠话:“她弟不还钱,我就不还车。”


执行法官动之以情:“俗话说:冤有头债有主。假设你弟弟欠了别人的钱,债主却要拿你的房子替你弟弟抵债,你觉得合适吗?”


一句话直抵要害,自知理亏的老张沉默不语。


法官乘胜追击,摆出法理:“我们当然理解你的苦衷。可是,你的债务人是小李,而车是人家姐姐的,你不能拿你和小李的合同来要挟别人履行义务呀。这在法律上也叫合同的相对性。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?”


“理是这个理,可是小李欠我的钱怎么办?”沉默半晌,老张还是不死心。


“小李欠你的钱,你来法院起诉他。只要你有证据,法院肯定会支持你的请求。判决后他依然不归还的话,你也可以申请强制执行,我们会帮助你的。”执行法官耐心帮老张出主意。


老张的顾虑似乎消解了一些,开始迟疑起来。过了一会,他又抛出一个问题:“我是从小李手里拿的车,现在将车还给他姐姐,小李日后再找我要车怎么办?”


执行法官大义凛然道:“判决上写的很清楚。将豫XXX车归还车主小李的姐姐,如果小李真的再找你要车,就让他来法院要。”


几句颇有担当的话,彻底让老张放下了包袱。


老张思量了一下,又试探性的问:“车我肯定会还,可是执行法官,我想让你主持,给我和小李制定一个还款计划?”


执行法官不急不躁:“无论小李是不是愿意给你制定还款计划,他不是我的当事人,我无权主持你们之间的协议。但是小李姐姐的车你今天必须还,根据判决书的要求……”执行法官又将物权排他性、唯一性的道理讲了一遍。


也不知老张究竟听懂了多少,他频频点头,脸上的表情舒展了许多。


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